返回首页
新华网 正文
节目落幕,乐队不太会有戏剧性变化
2019-08-02 08:43:18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反光镜乐队第一期第一个登台。

  上周末,爱奇艺《乐队的夏天》九进七比赛结束,面孔和海龟先生两支乐队离开,最终的HOT5将在Click#15、盘尼西林、新裤子、痛仰、刺猬、九连真人、旅行团乐队中产生。日前,新京报专访节目总制片人牟頔,她表示,节目做了该做的,尽己所能做好一档节目,至于乐队的夏天来了吗?“留给行业、留给观众、留给市场。”

  乐队之间没有出现预期battle?

  “大家很珍惜这个机会,像是大联欢一样”

  选乐队要求:

  有一定数量的原创作品,有舞台表演能力。

  鲜明的乐队风格、人物故事,有正面的形象。

  前两点都不是死板的标准,如果出现了像斯斯与帆、九连真人那样,一下子就抓住、打动人心的乐队,也会争取来。

  在节目最初的31支乐队中,既有面孔、痛仰、新裤子这样成立20年之上的老牌乐队,也有旅行团、海龟先生这种成团十多年的中坚力量,还有盘尼西林、鹿先森、Click#15这样非常年轻的新生乐队。面对“乐队”这个相对陌生的音乐综艺项目,节目组请来了DJ 李源给所有导演讲课,团队拜访了摩登天空、太合音乐等音乐厂牌去了解乐队,导演们去到各大音乐节和Livehouse现场感受乐队的魅力,最终从近300支初步圈定的乐队中确定下31支乐队。

  “之前大家其实都没听说过九连真人这个乐队,导演们看了一个原创乐队大赛,当时九连出场后,大家在工作群里反响很热烈,说现场很炸,听得起鸡皮疙瘩。所以我们导演就和他们沟通了邀请参加节目的事儿。”为了让乐队和导演建立信任,在确定乐队后,节目组派出专门的人物导演跟拍乐队的日常排练。乐队的表达有时候不像专业艺人那样自如,经常不知道该说什么,习惯了导演在场,可以降低他们录制节目时的紧张感。

  录节目之前,这31支乐队里,牟頔听过的不超过4支。和她一样,最初导演组对乐队的概念并不熟悉,更重要的是,想象中的摇滚battle并没有出现。

  在节目第一期,高晓松就“提醒”大家,这些乐队凑在一起可能需要“保镖”,但在赛程中,乐队之间不仅没有打起来的苗头,反而充满了peace & love。对于这种“微妙”的差异,牟頔说,最开始导演组也有这种刻板印象,觉得乐队在一起准“打架”,更何况那么多乐队放一块儿,肯定互相都劲劲儿的。但真实的情况是,第一次31支乐队坐在外场的大草坪上,连乐队经纪人都说怎么那么peace,像是变成小学生参加夏令营一样,又开心又乖。

  在牟頔看来,这些乐队平时很少能凑在一起,即使是音乐节演出见到,也就是简单打个照面,不会像参加节目一样,几天都待一块,可以坐下来聊聊天,聊彼此做的音乐,甚至家常琐事,所以大家很珍惜这个机会,像是乐队大联欢一样,“高晓松老师也说,这一行里做音乐的,都是惺惺相惜的。导演这时候难道要故意设计环节让他们剑拔弩张吗?那是剧本,不是真实的场景和情绪。我们在后期剪辑上的取舍也是顺应情绪来的,而不是生造那个大家想象中的戏剧性。”

  节目推动乐队文化的发展?

  “快解散的刺猬重新找到激情”

  这个节目真的推动了中国原创音乐和乐队文化的进步和发展吗?我认为恰恰相反,它只是让商品更像商品,让音乐更不像音乐,让年轻人更没有方向,让我们做音乐并且相信它会改变世界的人更显得荒唐可笑……——龙神道乐队主唱、贝司手国囝

  如果这个节目能让乐队们的状况有改善,无论是演出机会增多,还是报酬增加,都是我们乐见的。如果进一步还能影响更多人听音乐的习惯,比如年轻人开始听本土乐队的歌了,接触更丰富的音乐类型,甚至鼓励更多年轻人开始学乐器,想要组乐队了,那就真的很了不起,算是惊喜。——牟頔

  在牟頔看来,无论是推动摇滚乐或是乐队发展的意义与使命感都和一档综艺没有关系,做这个节目的初心是发现了乐队这群有意思的人,想把他们打动自己的那些性格和故事呈现给观众。要做一个好看的、有价值的内容,这对内容创作者来说就是意义和目的。

  牟頔说,通过做这档节目,自己对乐队也有不少改观,她之前比较少听乐队的歌,像来参加节目的乐队中,只听说过一两支老牌乐队,对他们的想象可能和很多人一样,有一些刻板印象,比如他们可能酷酷的,不好打交道。但这几个月录制节目接触下来,发现其实他们特别真诚可爱,想法和表达都很直接,乐队的几个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奇妙,也很难得,像是家人一样。

  乐队自己也有改变,比如新裤子会跟导演组说,过去几年他们还是一种比较“懒散”的状态,但参加节目以后,虽然嘴上说不在乎之类的,但为了呈现好的舞台效果,彭磊都猛健身,敦促成员排练,一扎进排练室就十几个小时。还有刺猬,本来都快散了,觉得玩不下去了,但参加节目后好像找到了当初玩乐队的那种激情。

  “但终归来说,这只是一个节目,是他们做乐队过程中的一个节点,他们还是会回到自己的环境中,比如live house的演出、音乐节,还有日常的生活中,不太会有那种戏剧性的变化。”

  新裤子搭档Cindy。

  旅行团乐队搭档周洁琼。

  “女神合作赛”多此一举?

  这一场比赛最开始设想的就是合作赛,有提过一个想法是,让乐队两两合作,然后乐队们反馈的情况是,有的乐队特别“抢手”,大家都想合作,有的乐队就觉得很难有合适的合作乐队,所以那个玩法被否决了。

  在第一期节目中,反光镜乐队第一个登台。他们本来想唱歌词更有内容的歌,在节目组的建议下,换成了更容易带动现场气氛的《嘿!姑娘》,果然他们第一个上场顺利把现场带热。牟頔说,导演组给到乐队的建议非常克制,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干涉他们选曲。虽然后期导演和乐队都成了家人的关系,乐队会主动询问导演的意见,“但我一直在和团队说,需要把导演的自我意识放低一点、后退一点,不影响乐队的判断。”

  不仅仅是“乐队的夏天”,很多音乐综艺节目在播出时,都会面临“娱乐性”和“音乐专业性”的平衡,是多唱一些小众而个性的歌曲,还是更易传唱的歌曲?《乐队的夏天》节目组在第一赛段的考量是,综艺观众对很多乐队并不熟悉,所以导演组会跟乐队沟通说,第一次在这个舞台亮相,建议他们选择最能代表乐队风格,同时熟知度相对较高的歌,让观众先认识他们。“好的作品本身就是兼具娱乐性和音乐性的,这个娱乐性在于观众能从中获得享受,能更靠近乐队一点,而不是完全get不到乐队的点。”

  在节目后期进入“女神合作赛”环节,3unshine成员Cindy和摇滚乐队新裤子一同登场,这个看起来与摇滚丝毫不搭界的姑娘,和新裤子合作表演了一首《艾瑞巴迪》。对于为何要选择对新裤子完全没有了解的Cindy“合唱”,牟頔透露,合作赛需要乐队邀请一位“女神”,于是彭磊提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和“野”一点的女嘉宾合作,导演组根据要求提供了一些艺人的资料,新裤子最后选择了Cindy。“别看彭磊在和大乐迷交流的时候讲话很欠,但新裤子和Cindy的交流是真诚、关切的,比如彭磊问Cindy有没有在念书,还有庞宽为了不让Cindy紧张,鼓励她的那些举动,不是节目能设计出来的,是因为Cindy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小女孩,还有彭磊给Cindy写的那段歌词,都是很珍贵的,也是超出我们预期的。”

  “女神合作赛”的环节引发了不少争论,周洁琼、VAVA、薛凯琪的出现都没有达到“助攻”效果,有专业乐评人觉得,“女神”的加入只是流量上的比拼,对乐队是减分元素。至于为什么想到“女神”,是因为乐队也经常和导演开玩笑说,节目的女嘉宾太少了,都是一堆大老爷们在玩,女生的加入,可能会产生比较好的化学反应,所以节目组就提议由乐队自己邀请“女神”作为表演嘉宾,或者是根据乐队的要求,节目组提供一些选项并帮忙沟通,都是充分尊重乐队自己的意愿,而最后的结果是由作品和观众的化学反应决定的,“我们不会说哪个好哪个不好,我们只相信乐队在这个赛段仍然是真实地表达自己,并且展示了乐队丰富的面向,在我们看来,这才是女神合作赛的价值。”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莹莹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美联储降息
美联储降息
云阳龙缸:雄险俊秀醉游人
云阳龙缸:雄险俊秀醉游人
合肥:戏水享清凉
合肥:戏水享清凉
高温下的劳动者
高温下的劳动者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28090
返回首页